从国家自然基金角度分析科研人员的流动跳槽原因

近年来,科研人员的流动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之一。通过研究2020年以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负责人的单位变化数据,我们可以洞察我国科研人员在这四年间的流动状况。据统计,总计2866人次发生了工作单位变动,涉及285...

近年来,科研人员的流动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之一。通过研究2020年以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负责人的单位变化数据,我们可以洞察我国科研人员在这四年间的流动状况。据统计,总计2866人次发生了工作单位变动,涉及2853位项目负责人,其中有13位科研工作者甚至经历了两次跳槽。整体流动率为1.03%,这一较低的数字表明科研人员的整体流动性相对较弱。本文将从前几篇的地区、单位性质、净流入单位等角度深入探讨的基础上,进一步从跳槽的角度分析科研人员流动的主要动因,并揭示出影响他们跳槽选择的关键因素。

数据显示,共有2866人次流动,涉及到2853位项目负责人。让人感到有趣的是,有13位科学家居然跳槽了两次!而从2016年开始(出现变化的项目主要集中在2016年之后),共有278587位负责人,流动率约为1.03%,这个数字非常低,说明科研人员的流动性并不强。

前四篇里从地区角度、单位性质、净流入单位角度进行了总体性分析,前情提要请点击

哪个省的科研人员流出最多?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看科研人员的流动(一)

哪个省的科研人员流动率更大?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看科研人员的流动(二)

科研人员更喜欢高等院校还是科研院所?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看科研人员的流动(三)

吸引人才净流入TOP20依托单位,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看科研人员的流动(四)

第五篇我们从跳槽角度分析一下,看看各种条件对于科研人员跳槽的影响。从数据可以分析的原因有三条:

更好的城市:新单位所在省份人均GDP高于原单位所在省份

更好的单位:新单位综合实力排名高于原单位

学科科研更强的单位:新单位学科实力排名高于原单位

如果这三个原因均为降维的,则是其他原因啦,比如升职,加薪,回故乡等。

省份变化比例

46%的跳槽没有离开当前省份,近30%的跳槽到了经济略弱的省份,24%的跳槽到了经济更好的省份。

大学/单位变化比例

跳槽到排名更高的单位的比例达到43.5%,而单位降维的比例在56.5%。

科学部与二级学科变化比例接近,跳槽到科学部和二级学科排名更高单位的比例在40%,而科学部和二级学科降维的比例在60%。

三级学科变化比例

三级学科的跃升和降维比例接近,为48.8%对51.2%,降维的略高。

各个层面的数据看来,都是降维的比例高一些。

综合了省份、单位和科研实力这几方面的升降维比例,发现有26%的跳槽是省份没变或降维,单位和科研实力均为降维的情况,可见升职加薪,回故乡等其他原因也是很强烈的。可以分析的三个因素来看,学科科研实力的影响最大,为18%,其中以最相关的三级学科影响最大为7.7%;其次是省份的影响为6.1%;单位的影响4.7%。

通过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相关数据的细致梳理,我们发现在科研人员跳槽原因中,学科科研实力的提升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,占比高达18%,尤其体现在三级学科的变化上,影响权重为7.7%。其次,科研人员也倾向于流向经济更为发达的省份,省份变化因素占6.1%。单位综合实力的提升则影响了4.7%的跳槽决策。值得注意的是,约有26%的跳槽案例中,科研人员选择在省份不变或下降维度的同时,单位及科研实力也呈现下降趋势,这表明诸如升职、加薪、回归故乡等因素在科研人员跳槽决定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。总的来说,科研人员的流动并非仅受单一因素驱动,而是多方面复杂因素相互交织的结果。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