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自然有临床部分吗?国自然“临床专项”研究常见问题汇总

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体系是包含有临床研究的,小编本期将为你带来国自然临床研究专项申报的常见问题汇总! 临床研究是提升临床诊疗水平的关键方式。 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自2021年开始...

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体系是包含有临床研究的,小编本期将为你带来国自然临床研究专项申报的常见问题汇总!

临床研究是提升临床诊疗水平的关键方式。

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自2021年开始在面上项目设立“源于临床实践的科学问题探索研究”专项(以下简称“临床专项”),进一步优化科学基金医学领域资助布局,引导以解决临床问题为导向的医学基础研究,促进医学科技创新。

其中2021年度收到申请1,662项,资助72项;资助经费60万~80万元/项。2022年收到申请申请1,485项,资助80项,平均资助强度70万元/项。2023年计划资助80~100项,直接经费约70万元/项。

但作为新设立的项目,很多申请人对于“临床专项”并不是很了解,以至于申请书中存在很多问题;甚至很大比例“低级错误”。

为帮助2024年的临床专项申请,我们通过1)收集公开的资料、2)访谈评审专家、3)访谈临床专项基金获批医生,撰写了这篇总结。

1,再次研读项目指南

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明确指出,“临床专项”项目指南提出支持开展三个研究方向【1】:

①基于临床现象或临床问题凝练出的重要科学问题,借助临床组织样本和临床信息等资源,开展对疾病诊疗和预防有重要指导意义的基础研究。

②基于前期基础研究获得的创新成果,开展临床转化探索性研究。

③探索临床研究新范式,建立临床转化研究的新技术和新方法。

也就是说:

国自然“临床专项”期望申请项目的研究目标和预期成果面向临床需求,希望申请的项目致力于攻克现实中的临床问题,既可以是将基础研究成果推向临床应用的关键一步(即“临门一脚”),也可以是具备高度临床应用转化可能性的研究(即“最后一公里”)。

2,临床专项申请书中的常见问题

1)研究目标和临床实践脱节:

部分申请书过于强调基础研究,而没有明确地阐述研究成果如何解决实际临床问题。

实际上,临床专项的申请书中,在立项依据部分需明确阐述科研问题是如何源于临床实践的,预期成果中需要明确研究成果将如何直接应用于临床工作,解决实际问题。

2)预期结果和现实标准不符:

有些申请书可能过于乐观地评估预期成果,而没有考虑到现实中的临床环境和患者需求。

“临床专项”实际上更支持沉迷于临床一线工作、但又敏感地发现“重要而未解决的临床问题”的医生,鼓励他们在国自然基金资助下,通过科学严谨的方法解决这些问题。

3)研究设计不够严谨:

研究方法可能存在设计上的缺陷,如样本量不足、研究设计不够随机或缺乏对照组等。

但很可惜的是,善于发现临床问题、也有资源解决这些问题的医生,很多未经科研项目的锤炼,所以标书中有很多缺陷。

4)创新性不足:

项目可能缺乏足够的创新元素,提出的问题和方法与现有研究重复。

这些也常见于“临床专项”。

实际上,对于科研来说“Dosearchratherthanresearch!”,检索并由此形成选题,比做研究更重要的多。简单来说,也就是提出好的问题更重要。

这些常见问题,再次显示:基金申请就是说明三个问题:

A,研究的必要性;

B,研究的可行性;

C,为什么你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。

3,临床专项的最常见研究套路

A,在临床工作中发现了XXX问题,

B,通过实验研究解释、阐述该问题的发生机制;动物实验尝试基于该机制的干预手段。

C,回到临床,阐述该研究的临床应用前景。

比如下面的这篇文章,展示了高质量的临床科研设计:在临床中发现问题(长新冠患者5-HT降低),通过实验室研究解释问题(本研究的核心结果),再通过临床试验解决问题(待做)。也非常好的诠释了这个策略:

【模板】Cell:提供了解释“脑雾”的关键证据,系5-羟色胺水平显著降低;百忧解会是潜在的治疗药物吗?

4,避免“低级错误”

M博士最近审核了十几项临床医生发起的临床研究基金申请书,给我们撰文总结了他看到的临床研究中常见但容易纠正的问题。

对于基金申请书,我们常常强调的通常是研究的必要性、可行性和自己的优势。

但实际上,由于大家知晓并重视,上述问题基本上会在申请书里面被表达清楚,反而很多人(约1/3)在小问题上翻船:PICOS不明确。

1)PICOS不明确:

P:试验的受试者

需要非常清楚地根据本研究,给出明确的入组标准和排除标准。

注意关键词:根据本研究的需要。而不只是把已有的入组标准拿过来。

其次,竟然还有研究没有明确受试者入组人数;大部分研究没有样本量估算的来源。

I:干预手段

同样,一定要明确干预手段,剂量、疗程,临床其他治疗措施(标准治疗),都需要非常明确而不会有歧义。

特别要注意超适应症用药,比如癌症靶向治疗仅限于XXX基因型、研究观察在其他病例的疗效;针对某自身免疫性疾病,单抗药物只是获批了XXX抗体阳性的,而研究者也纳入了其他抗体阳性患者。

还有比如有研究观察某药物对于XXX手术患者的疗效,这时候很多研究者仔细描述了用做干预的药物的使用方法,却没有明确手术的方法。实际上,不同术式(开胸/开腹还是电镜做)会是影响预后的重要因素,需要明确。

这些不是不可以做,而是需要特别说明研究者是如何处理的:患者知情同意、伦理委员会批准。

C:对照组

医生发起的临床研究,很多是前瞻性队列研究,部分是RCT研究,最重要的都是需要设立对照。

在审核中看到有些研究没有对照组、或者对照组不明确;

O:预后指标,或者观察指标

目前看,研究基本都设立了观察指标,但很多研究缺少明确的主要终点事件或者判断标准;

比如研究者用某一临床评分作为主要的观察指标,但是改善3分还是5分作为判断为有效的主要终点事件。

另外,我们还注意到,有些研究只是观察了有效性、而缺少不良事件的观察和记录。

还有一个需要注意到问题,就是对于观察指标的明确。比如观察某药物对于预防气管插管有效,则需要非常清楚地描述气管插管的指证、处理方法。

S:研究类型

比如很多医生发起的临床试验中,很可能是由患者支付费用的、甚至这个药物是很贵的自费药;那么这时候设计为随机对照研究,就特别需要在伦理审批中说明。因为实际上这是会影响到患者利益的。

对于开放标签研究,则需要特别警惕“安慰剂效应”的可能及预先准备。比如尽可能采用差异更大的指标来确定主要终点。

临床试验出现“安慰剂效应”时,如何判断“真假”?

总体说,对于PICOS这些临床研究中最基本的元素,需要非常非常明确,也就是做到任何医生、任何机构,用这个方案都会做出非常一致的判断和处理。

2)其他基本要求

包括明确伦理委员批准、患者知情同意说明、受试者隐私及安全性保护、利益突出的处理(尤其是观察某一药物疗效时)。

总体说,临床研究的科学性很容易满足,但伦理性往往被很多研究者忽略。所以需要补上这个短板。

 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